真怕妳不是一只黑天鹅

十二月 27, 2013

994609_10151896537048647_1862187360_n今年杭州的第一场雪似乎来得特别早,我很清楚的记得是在阳历的12月16日,因为这一天是父亲的阳历生日,也是父亲因急性盲肠炎出院的第二天。在天气预报没有预示会下雪的情况下,看见窗外突如其来飘起的雪花,昭示着一年又即将过去了,父亲老一岁了,我也老一岁了,蔚娃长一岁了,我一方面希望父亲不要这样快的老去,另一方面又欣见女儿慢慢地长大,内心就是这么矛盾着,哎,我说岁月呵。。。

一个人在杭州带孩子的日子里,执笔写文章可是要下很大的决心!我写文字的时候需要一个极度安静的个人空间,不喜打扰和打断,特别是诗意正浓只想一气呵成的时候,只是现在当灵感和文字从脑子里迸发的时候只能默默地酝酿着,等哪天娃娃睡着了,妈妈有敲打键盘的情绪了,才一字一句慢慢地敲打拼凑出来。小日子都是在这些小小的完美与不完美、小小的如意与无奈、小小的快乐与悲伤、小小的冷漠与感叹、小小的喜乐和忧愁里交织着。

我记得小书蔚出世的时候,额头中间的位置有着两条非常明显的血管印记。这些因过多血管聚集而形成的斑块或印记透过新生儿薄薄的皮肤被显露出来,随着多余的血管逐渐萎缩,皮肤变厚,到了宝宝一岁左右,这些印记就会消失或减退。在西方,这样的印记被称为“鹳咬伤”,传说中鹳鸟是送子鸟,西方的爷爷奶奶们相信这种印记是送子鸟留下的,西方医学上笼统称之为胎记。当时身边的长辈在围观刚出世的小书蔚,不断地说这印记很难看,责难说是接生的医生用钳子把小书蔚衔钳出来的时候弄伤,加上那时候小家伙左边的小脑袋瓜顶上又鼓了一个包,儿科医生已再三跟我强调说不必担心,满月以后这个包会自然消退,长辈们又说她的脑子水肿,会不会是生了脑瘤?!后来吧又确诊患了黄疸,被急召速速住院接受蓝光照射,脐带夹被解剪,光着小小身子伏缩着照蓝灯,我也和娃娃跟着一起住院,住院那两天我几乎是没阖过眼睛,甚怕眼罩子会不小心滑落捂住小书蔚小小的的鼻子使她呼吸不了,那时碰巧老公得南下新加坡一趟处理工作事宜,我一个人苦苦撑着,好不容易撑了两天后老公终于赶来医院,我清楚记得我自己是立即昏睡过去,只隐隐约约地感受到身边不断有人走动。初为人母的我还未来得及感受到亲朋戚友的祝福和生命的喜悦已被所有负面的言语笼罩着。出了院以后,我们继续被“很难看的印记”、“脑瘤”和“很丑的突出的肚脐”这些听了会让妈妈心碎的话萦绕着,那时,我心里想:“天啊,我的宝宝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她一直不断地被人指指点点?原本出世就瘦落的她承受得了吗?”那时,我宁愿相信宝宝是完全听不懂旁人的一言一语,这些话多伤人啊!

搬到了杭州,我全心全意心无旁骛的照顾小书蔚,一心想要她多长点肉,对于一直只能哺乳她至4个月大而自责和耿耿于怀。当她可以开始辅食以后,我花了不少的心思在她的餐点上,我似乎在做心里赎罪,因为自己当初不能把最好的给予她从而心理上和现实中尝试努力地补偿。我阅读大量关于宝宝辅食的书籍和上网查资料,由于自己也喜欢做菜的关系,喜欢变化和创意,我不断构思和创作小书蔚的辅食,也为我单调的生活增添了一丝趣味。小书蔚在杭州得天独厚绿意盎然的环境里一天天长大,在我眼里我几乎看不见她的印记,很多时候都是旁人问起,我才想起印记的事情,我接受这世间的不完美,而在我眼里有什么比得上她的健康、快乐和活泼这些更重要的事?!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去家附近的星巴克喝一杯(这是我工作日最大的娱乐和满足,怎样也比喝家里3合1白咖啡强,当然这也不能每天去,不然钱包可是伤不起啊),对面坐着一个和我年龄相若的母亲,也是带着女儿,女儿比小书蔚年长大概一周岁,她好似发现新大陆般很兴奋的和我说:“哎,妳女儿和我一样,额头上有着血管印记!”她把前面的刘海拨开,“妳看,现在我的看不见了,但是每当我生气和哭的时候,我红色的血管印记又会出现!”我说:“是啊,她的印记比起刚出世时消退了很多,每当用力或哭泣的时候就会出现。”“慢慢长大会越来越不明显,别担心!”我笑笑说:“我不担心的。”我猜想,或许当年她的父母亲也曾因为旁人的追问印记的事情担心过或低落过,所以,她会主动的安慰我,也也许,我多作诠释了。

小书蔚成长过程中,比较标志性的肢体动作比如翻、坐、爬、走都比同月龄的宝宝慢上一个月至一个半月,在她还未满一周岁时我的确曾经担心过,担心她会否肌肉或神经发育不良?会否是自闭症宝宝?特别是她的爬行,有别于一般的宝宝四肢朝地交替爬行,她是用力的划小屁屁坐着朝前“爬行”,这样的“爬行”方式持续了好些时候以后,她才慢慢地掌握了四肢朝地交替爬行的方式。她这个爬行发育行为使我开始思考关于“每个宝宝都有属于自己的成长时间表”的言论。我着急除了是因为担心她的肌肉、神经和四肢发育有问题以外,还是其实我另有担心?因为我担心我的宝宝和别人的不一样,别人同龄的会爬了、会走了,我的还不会爬、还不会走,我需要承受热心的别人或长辈的追问,因为热心的人热心地追问,我接受不了我的宝宝和别人的不一样,因为我害怕别人会说我不会带宝宝或我没在用心带宝宝。我会反复思考事情是这样吗?我是否失责了?我有需要讨好和向他们交代吗?不!我不愿意掉入这种“比较”的思维圈套,我相信我的小书蔚,她可能需要比别人多一点的时间去掌握这项技能,我为什么不能给她多一点点时间?在某些节点上她为什么不能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表现得和大众一模一样,没有突兀的行为就会归类说这是好宝宝或乖宝宝,如果她稍微乱走乱动或稍微表现得和大众不一样,我们就会说这宝宝不乖,然后尝试同化她,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在适当的规范和原则下让小小孩做自己?

我亲爱的小书蔚,就如这篇文字的题目一样,妈妈真怕妳不是一只黑天鹅,千万不要因为别人喜好白天鹅而努力地改变自己去迎合别人。妈妈不要妳因为讨好而去扭曲自己的想法或委屈求全,过去的经验告诉我这样的做法没法让我们获得更多的尊重,不满意的人还是继续地不满意,好批评的还是继续地在批评,他们不会因为你的委曲求全或默不作声而对你有所赞赏和改观,反之极有可能步步逼近,那妳还不如痛快地来做你自己、表达你自己,反正到了最后世界是自己的,妳最需要交代的人还是妳自己。

2013年快走到底,今年我们仨的“壮举”是带着妳从杭州至上海再飞去巴黎,一起完成我们第二次的家庭旅行,去年我们带着不到一周岁的妳小飞去台北跨年旅行热身,今年我们从亚洲飞去欧洲,历时13小时,我和爸爸已许下每年带妳一起去旅行的梦想,我们希望妳能通过旅行开发自己的感官,为准备去好好地感受这世界作出准备。世界是美好的,生活里有妳更是恬静美好!

岁末,祝最美好的时光在路上!

写于杭州寒冬。

Advertisements

好久不见。。。

七月 8, 2013

image搁笔了好一些时间,查看最后一次的po文是在去年秋天,我写了一首伤心的诗,那时确实很伤心,我像极一只被泼了烫水受了伤的小猫,只想独自躲在阴暗的角落慢慢地舔伤疗伤,现在偶尔想起还是会隐隐作痛,尽管已过了冬春。。。

不知不觉来杭快一年,在这一座充满文艺气息,像诗般的城市生活了快一年,我感觉像是把自己隐居在一个传说中的朴素村落,里面有山、有湖、有花、有四季;有梁祝、有许仙白素贞、有法海、有苏轼;早晨醒来有鸟儿在歌唱,夜间睡觉有蛙叫虫鸣伴入眠,总是被一大片一大片的绿意包围,仿佛天天都是人间好时节,只是,多愁善感的我不能豁免地庸人自扰。。。

离开了职场,从怀孕到生子,从生子到带养嗷嗷待哺的娃娃,要当全职妈妈绝非易事,这不仅仅是体力上的疲惫,也深深感觉被孤立,特别是如果你生活在异乡,没有爸妈,没有亲戚,没有朋友(即使有心要出外结交朋友但是碍于嗷嗷待哺不能自理的娃娃也必须放弃正常的社交生活),在这样举目无亲的生活状态下,如果妈妈还能乐观自娱,用心努力地经营着生活,并未因此而得忧郁症,那已是一桩大幸事!以前在职场有成就感、有可以一起奋斗和分享心事的同事,有空还可以吃吃午饭或下午茶,当了全职妈妈以后突然世界只剩自己一个人,和家中还没有沟通能力的小娃娃,还有永远也做不完的家务活;电话的来电或短信通常就只有自己的老公或快递师傅或电话公司通知话费额和上网流量的余额更新通知,同时也失去了我自己挺在意的赚钱能力(我喜欢自己赚钱自己花的感觉),你或许会发现全职妈妈真的放弃了很多。。。所以,千万别对全职妈妈说当全职妈妈有什么了不起或很难或很得空之类的话,那是用刀子往妈妈心上捅啊!

走到了现在,我不能说目前我很享受或喜欢当全职妈妈,但是我珍惜我可以拥有选择权,也清楚理解目前整个社会的大环境已大大不如从前,复杂也繁杂,现在的孩子也不像我们那一代的孩子,傻傻憨憨很容易摆哄,有时候我不禁想是人类的基因突变了么?不然怎么每个娃娃好像经历了思想大跃进一样??!大人想要敷衍摆弄我,没门!自己的孩子自己带,从性格、习惯、习性,都可以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栽培和启发,在这一个过程中,自己何尝不是也在修复和疗愈自己呢?(疗愈自己原生家庭的一些憾事)

重新执笔写字的意义对于我来说是抒发也是纪实,很多年以后,小书蔚读到了妈妈的部落,读着也试着了解爸妈当时的一些想法和感受,看着爸妈一路走来,她会萌发探寻重温爸妈当年住过的房子,踏过的泊油路,吃过的馆子,穿过的巷弄,遇见过的人吗?或许这很可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但是至少我为我们仨的生活留下了一些文字,记录了一些他确实在这个时空,这个空间里生活过存在过发生过的凭藉。。。

写于杭州盛夏之时

秋伤

九月 11, 2012

犹如一只败犬,任凭秋夜吞没,夜色埋葬了她。

别来无恙

三月 23, 2012

2月2,我们的小爱玛降临人间。。。预产期是在2月17号,我们的小爱玛却迫不及待提早两个星期赶赴和爸爸之前的约定,只为了多看爸爸一眼(工作假期局限的关系)。。。

距离上一篇的文章已有四个多月没有更新部落,不敢说忙,更贴切的说是没有诗意,写不了几个字便就作罢,一直到上个月小爱玛出世以后,基本上只能用“焦头烂额”来形容我的生活,新手妈妈对于如何照顾新生儿毫无经验,只能边照顾边学习,不断从挫败中吸取经验,坚信一次会比一次好。至少经过了一个多月的相处和“奋斗”,我多少对小爱玛的脾气有个谱,已能分辨她的哭声所需,彼此配合得还行,当然还有很多的进步空间!

当了一个多月的全职妈妈,我这个全职妈妈是全天候24小时on call,这是由于爸爸不在身边的关系,日与夜的照顾没有人能够和我分担。现在基本上要出门去喝一杯咖啡对我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奢侈,独处的时间没了,发呆的时间没了,读书的时间没了,自由没了,睡眠没了,有时候难免会觉得心力交瘁,但是很多时候你又会被她的一个眼神,一个笑腼给鼓励,然后心甘情愿的被”折磨”下去。。。我必须承认我的骨子里是小资思想,所以偶想到二人世界的时候没有及时行乐就会很后悔和感叹,接下来又发现自己往奔四的方向去了,时间不多,想做的,该做的,就好好地去干一场吧,不想老了以后空悲切,坐在摇椅上感慨时不予我。。。

Sam刚接到了公司的通知,即将被调派到杭州负责公司杭州的建筑项目。没想到去年8月与上海的匆匆一别,是珍重就不再见,我就这样草率的和我魂萦梦牵的城市say goodbye吗?我不喜欢这样的道别方式。。。我想好好走一次外滩;我还想回去去年我工作的嘉善坊,宋阿姨还在吗?她好吗?我的意大利经理小马哥Matteo还在餐馆里干吗?还是已随他的男友流浪到韩国去了?对面日本餐馆的汤老板还是这样不按牌理出牌么?小眯还在吹水么?。。。;我想走一趟绍兴路,感受它的氛围;我想去武康路,随便走进一家餐馆里用咖啡和早餐;还有衡山路、多伦路、南京东路、太仓路、思南路、巨鹿路、泰康路、淮海中路等等等。。。我还想去宋芳茶馆喝一杯。。。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和地方我本想在我阔别上海一年以后好好地走一遍和钻一遍,没想到计划就此被打住,不得不感叹计划很多时候是真的赶不上变化。。。

就只能向前看。。。去年杭州被票选为亚洲十大宜居住城市,或许对于现在有了孩子的我们来说,就居住环境而言,杭州可能更优于上海。。。其实这个消息对于Sam的工作而言是一个好消息,因为杭州的建筑项目更为大型和挑战,只是,只是,我实在太喜欢上海了,这个消息使得我有点亢奋不起来,觉得匆匆太匆匆。。。

好吧,接下来放眼杭州,改变不了的事实就学习拥抱,我要好好地为我们新加入的小同志介绍这座被邓小平同志比喻为天堂的城市。。。

给自己的孕书

十一月 13, 2011

孕期迈入第25周。根据孕书记载小宝宝的发育情况为:“胎儿身长为36~40厘米,体重1000~1200克。此月胎儿头与躯干的比例已接近新生儿,上下眼睑已经形成,鼻孔开通,容貌可辨,但皮下脂肪尚未充足,皮肤暗红色,皱纹较多,脸部如老人一般。脑部逐渐发达,开始有记忆、思考能力。内脏器官继续发育,胎儿还没有完全具备在体外生活的适应能力。”在医生向我确认了胎儿的性别以后,我和Sam帮宝宝取了一个英文小名——小爱玛(Emma),再也没有称宝宝为小B了,而我也日益地确切感受到小爱玛对我的“拳打脚踢”,尽情的挥舞吧,孩子,让我时刻地感受到妳的存在,让我知道妳在肚子里面灰暗无光的羊水里安然无恙地荡漾着,让我感受身为女人上天赐予我们孕育的能力,缔造生命的能力!取宝宝的英文小名为爱玛(Emma)是因为喜欢这个名字不会太女性化,知性与感性兼具,赋有才情,坚毅、独立与自主,这也是我盼望宝宝以后长成的样子。。。。。。

由于现实的因素,Sam无法在我的孕期里陪伴在侧。我一个人产检;一个人筹备宝宝的必需;用心做好小爱玛的胎教,告诉她爸爸对她和妈妈的爱与想念,还有期待,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够弥补小爱玛这一段时间里父爱的缺失,缩小她和她爸爸之间的距离;一个人安抚和处理自己有时候的坏情绪和胡思乱想;换个想法的话,也当做是我对小爱玛的身教,在漠漠苍穹和茫茫大地之间,无论我们面对什么样的阻碍和缺失,我们必须坚信自己拥有走下去并走好的能力,参与那属于自己的创世纪!爱玛,妈妈有了妳在肚子里的陪伴,这一条路走得并不孤单,反而是爸爸在上海得独个儿照料自己的饮食起居,出外觅食打猎,时时牵挂我们。。。。。。

爱玛,我们的小爱玛,妈妈希望妳在爱中出世、在爱中成长,在满满地祝福和期待中降临这个世界,妈妈会尽其所力给妳做个好导游,为你介绍这对妳来说充满未知的世界,因为妳是新来的。。。。。。而在妳降临的这一个世纪,全球刚突破了70亿人口,而妳的童年也会在世界第一大人口的国家和高度拥挤的城市里渡过,妈妈希望有足够的时间和智慧培养妳,生养本来就不容易,妈妈希望把人间的真、善、美给予妳、与你分享,爸爸也有着同样地盼望。。。。。。爱玛,在还没有妳之前,我是一个需要极大内在空间的个人,也爱自由,像极一只猫咪,需要独处和不被骚扰的空间,同时不被拘束,我还有理想和抱负未去实践与实现,我可以预见在妳出世以后,这一个空间在前面两三年或许会被消磨殆尽,理想和抱负或许被需暂搁一旁,我害怕自己一事无成,但是我却发现我对妳日渐加深的爱帮助我超越了这些恐惧,纵然我们素未谋面!

还有几天,爸爸就会从上海飞回来和我们团圆,虽然相聚的时间只有那么短短的5天,但是聊胜于无。。。。。。这是爸爸第二次和妈妈一起产检,到那个时候,妳记得不要像上次那样在肚子里顾着睡觉,记得和爸爸挥挥小手say hello打声招呼,或者来个旋风腿也很不错的噢!这一次见面以后,爸爸下一次再见妳兴许妳被医生放在爸爸巨大的手掌中或者被抱在爸爸有力而温柔的臂弯里。。。。。。

不曾走远

九月 27, 2011

回来怡保已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从一个繁华复古分秒必争的大都会,回到了一个宁静、仿佛时间不会流转的朴素小镇,怡保真是一个静养的好地方啊,难怪港星冯宝宝也要迁居怡保。。。

小B呼吸这里的新鲜空气、喝着怡保清甜的自来水、吸收道地家常小吃的养份、咨询着一个样子看起来有点像谐星“许冠文”的细心妇产科医生照料着,让天各一方为将来努力打拼着的爸爸心无旁骛的埋首于工作,毕竟中国的黑心食品,上海的空气和水的质量,还有哪让我们乱了阵脚的医疗服务,暂时都可以通通抛诸于脑后,一心一意的期待和迎接新生命的来临。。。

随着孕期迈入18周,我开始感受到小B和我的互动,虽然小B的力量是那么地轻微,但是我相信作为一个母亲的感应和直觉,我期待接下来和小B有更多的亲子互动,好捎给远方的爸爸,彼此鼓励着对方,彼此知道为了将来我们都要努力和坚强的生活,虽然目前暂时不能时刻相守,但是彼此一直在你身边,不曾走远。。。

作为一个准妈妈,我当然对小B有所期待,有所盼望。。。我希望小B是一个随遇而安、坚强、独立和勇敢的小孩;我想小B该会是右脑比较发达的小孩吧,因为爸爸和妈妈似乎都倾向于“文”多于“理”。我想这个世界除了需要科学家、会计师、工程师、医生,更多理科人才的同时,负责心灵人文建设的音乐家、画家、作家,导演又或者和爸爸一样文理兼具的建筑师也是很重要的吧!我们总不能期望所有的孩子将来长成以后都是狮子,这个世界上总有其它动物的衬托、相互辉映才会精彩!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小B是一个健康和快乐的宝宝!我已开始想像等小B明年出世回到上海,差不多8个月大的时候,基本上就可以开始和爸妈一起旅行去了!小B,爸妈已准备好带你去大江南北,看世界去,你准备好了吗?!!

孕事一二

八月 4, 2011

我怀孕了,小B很快地即将满12周。

小B为他/ 她自己的降临做了个完美的着陆,因为都在我和Sam的计划和期许之中。一直以来,我都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小孩的女子,对于小孩我从来犯不上母性泛滥的毛病,但是对于猫儿这动物,我的母爱却泛滥得可以,甚至有时候会显得过分热情,猫儿看见我都要躲着的那一种(因为猫咪的性格向来都是我行我素,不喜喧闹)。。。另外,我最担心的是有了孩子以后我会不会从此失去自由?不行啊,我还未去过欧洲,我还未去内蒙古大草原,今年10月我还想去云南,我还有事业蓝图未实现,我还想看看这世界,我还想继续二人世界,我不想失去自由,我不想一泡屎一泡尿的在家里照顾孩子。。。但是出于对Sam的爱,我觉得我应该给他生一个孩子,另外也顾及到可能几年以后自己的想法有所改变,那时候想要一个孩子可能年纪上却不允许,内心交战与现实考量之下,好吧,就先要一个呗!

知道怀孕了的几天以后,我的早孕反应越来越严重,几乎所有最糟糕的早孕反应一一在我身上显现:头晕,走路的时候感到头轻脚浮的,走路上班的路程突然变得好漫长,也深怕自己突然晕倒在马路边没人理、恶心呕吐,几乎吃什么吐什么,连喝白水也吐,吐到最后没东西吐得时候,黄疸水也给我吐出来(一天至少吐六至七次)、身体慵懒发热、失去食欲,把食物当做饲料赖以生存的维持生命使我痛苦异常、心情烦躁、晚上失眠,加上上海这段时间处于盛夏季节,更加严重的加重了我的不适,我几乎是度日如年。最后,身体的严重不适促使我不得不向经理请辞,因为那时候我几乎每天是把自己的躯体强硬“拖”来餐馆上班,然后工作半天以后已是头昏脑胀不已,要求回家休息,实在是撑不下去了,然后又很勉强地把自己“拖”回家,一到家里,马上瘫痪在沙发上昏睡过去,不省人事。。。最后即使经理的再三挽留,我也无法答应,因为身体已严重地力不从心,只好匆匆地交代手边的事物,养胎去了。。。

在我自己用验孕棒确认怀孕以后,加上身体的不适,我知道自己急需找医生的确诊及建议,在我和Sam向身边的同事或朋友的打听之下,综合起大家的意见,我们决定去上海妇产科老字号红房子医院作为我们的第一次产检检查,服务好的话就不作他想。于是我拨打电话做预约,把第一次的产检预约成功以后,一个星期后很不巧的,在我正准备第二天满心欢喜去赴约的时候,我临时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明天的产检预约被取消,因为医生临时有事,最快能安排到的是再多一个礼拜的事,我那时愣了一阵,我说:“不行,我和我老公已把假期都申请好了,加上现在我严重的不适,我需要马上见医生,我怀孕以来从未咨询过医生,我需要见医生,我需要医生的建议。”客服说:“不好意思太太,我没办法帮你预约到其他医生,加上您怀孕不超过8周,其他产科医生是不会处理您的个案的,要不您再等多一个星期。”我听了马上光火,我说:“这不是我的错,是你们医院临时取消我的预约,然后又没有给我最好的安排,我现在的情况真的很不舒服,我急需见医生,我需要医生的建议,而且我也不清楚我怀孕的具体情况是怎样,我不能再拖,我不能等,我需要咨询医生!”客服知道已经安抚不了我,而且我认为事情是你们搞砸的,你得帮我解决问题,不要把问题丢回给我!!于是在等待了大约10分钟以后,一位声音听起来有一定年纪的客服接过我的电话说:“太太不好意思,让您久等,刚才我的同事大概跟我说了您的情况,您看这样行不,我们这里最快能帮您预约到的是在后天,是另外一位女医生,由于您怀孕不超过8周,目前只有这一位医生可以处理您的个案。”我别无选择了,预约其他医院的医生起码最快也是一个星期的事,匆匆答应,但是心里还是气呼呼的,而且那种感觉好累,我的身体不舒服,只是想看医生,怎么那么难??!让我不禁思考是否真的要呆在上海生产。。。

来到红房子,第一个感觉是乱、热、脏,人多得不得了,把大厅挤得水泄不通。在询问柜台询问首先该去哪里,该做什么,用文明的方式问问题已无用,因为后来居上的人们不断在你左右两旁吆喝问问题,谁的声音够大,柜台的负责人就回答谁的问题,我好不容易知道自己先得去挂号,然后再上4楼咨询医生。上了4楼,又是人山人海,空气很是闷热,终于等到我的号了,医生匆匆看了我一眼。医生问:“看什么的?””我应该是怀孕了,我自己用验孕棒测试过,所以想做B超作进一步的确认。”“末次例假是几时?”结婚了吗?”“有药物敏感吗?”“呕吐吗?”“头晕吗?“孩子要吗?”当医生问我这一连串的问题的时候,基本上是以飞快的速度口手并用,一面问,一面飞快地以潦草的字迹在我的诊卡上写字,由头到尾没有抬头看过我一眼,最后的哪一个问题:“孩子要吗?”(堕胎在中国是合法的)使我的心冷了半截,怎么一点也没有被祝福的感觉,看戏的时候大夫们不都是兴高采烈跟孕妇们道恭喜的吗?“喏,我们先做妇检,然后你到2楼做B超,做完B超后再过去对面大楼见我,行,先去付钱。”做B超又再次是漫长的等待,2楼是一样的人山人海,看看我的号码,天啊,在我前面还有100多个的人等候着,我和Sam决定去附近吃午餐,然后逛逛再回来。终于!!,轮到我做B超了,家属不得随进,B超室里毫无隐私可言,做B超的大夫问:“做啥滴?”我答:“确认早孕。”“好,躺下!”“@#¥%……&*+¥%。。。”我的脑子里100个问号,马上阻断她的说话,“不好意思,我不是本地人,听不懂上海话。”“我说胎儿很好,有胎心,孩子要吗?妳,哪里人?”“我是马来西亚人,孩子我要的。”“哦,外国人。”我心里不禁嘀咕,怎么又问我同样的问题,孩子要吗?我要,我当然要我的孩子!“医生,不好意思,麻烦您,这个B超可以打印一张给我吗?”“我们从来不打印的,都存档在电脑里。”“噢,不好意思,麻烦您,我想要一张,您可以打印给我吗?”我厚着脸皮再问,因为孩子他爸并未看见呀,我心想。。。说时迟那时快,医生旁边的助手已打印了一张递给我,医生有点不悦的说:“我们一般都是不打印的!好,下一位。。。从B超室里出来后,我和Sam说:”我决定了,我决定回马来西亚生产,这里太恐怖了!!”

可能我们真的不是在这里长大,实在不适应这里的医疗制度,突然觉得马来西亚人其实都好幸福,我只是要有被善待的感觉,又或者对于我这种孕妇新手,我需要的是医生更多的建议和安慰,但是我在我的第一次产检都没有得到,那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好不踏实!于是在我刚过去的第二次产检,我换了另外一家医院,很好地,我没有让第一次产检的恐怖历史重演,至少在这第二家医院,我有被善待的感觉,还透过B超看见小B在我肚子里活跃的游来翻去,好享受的样子。。。

在我和Sam经过反复的考量以后,为了在饮食和医疗方面有更好的照料,以及上海的天气因素,我实在有点担心自己熬不过寒冷的冬天,加上Sam的工作很忙,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想必冬天的时候我的肚子该也大了很多,出入不便,万一着冷,就不是我一个人的事,还有坐月子等等的事项,唉,妥协吧,回马待产吧!遗憾的是Sam无法参与我的怀孕过程,小B缺乏父爱的照应。。。有得有失,人生难有十全十美。。。

希望小B的降临,能带给我们两个家庭更大的生命力,生命就是透过这样的繁衍而生生不息,祝福我的家公早日康复,健康人生,美满健康!

生如夏花

六月 12, 2011

芒种后,上海进入了“梅雨”时节,天气闷热,雨量增多,空气潮湿,蚊虫孳生,所以又被称作“百毒之月”,过去的一整个星期我们都生活在天色“烟雨濛濛”的上海,分不清究竟是雾?是烟?还是空气污染?就诗情画意一番吧,把这天色当作烟雨江南好了,反正有些事情我也不想搞得太清楚,且让她像雾亦像花。。。

很快就会夏至了,日昼最长,夜最短,炎热将至,各种趣味盎然的夏至食俗始漾开来。在北京,是头伏饺子二伏面,三伏烙饼摊鸡蛋”;在山东,是“冬至饺子夏至面”;在上海可以看见上海冷面配上各种浇头,又或者来份凉拌馄饨也不错。。。

好些日子没有更新lovesasa部落格,心静不下来总在写不了几行字便作罢。有朋友建议我不如开个微博吧,微博不须长篇大论,志在抒发小感,聊聊生活,但是,我心里知道一旦自己开了微博很有可能lovesasa终成一片荒芜,这是我不想也最不愿看见的事情。。。一开始开这个部落格的意愿是希望自己能老老实实地记录一些生活故事和生活小感,这些故事和小感或许平凡,或许精彩,也或许根本不值一提,但是她们的的确确地在我心里泛起了涟漪。。。我等待时机成熟把她们结集成书,一圆自己当个“作家”的小愿,不志在成名,志在自娱。。。其实我老早把自己的面子书当作微博来经营,已对lovesasa有些小略,对此我一直纠结不已,只是这一两个月实在无法把自己好好地安顿在电脑前,梳理思绪,下“手”成章。

助理经理一职我已渐渐游刃有余。工作当然也有不顺心的时候,但是通过和顾客们的互动很快地就可以让我自己的负面情绪反弹,还有我这一帮可爱的中国同事同志们,外加偶尔我们互相怄气来自意大利的小马经理,当我有点气馁的时候,有时候可能小马哥一句:“Teresa,how are you? Are you ok? Anything let me know…”我的心就宽慰了;张阿姨的付诸于行动的支持及配合我的工作,我的心就踏实了;小厨师GINO的100个为什么让我的抑郁一扫而空,因为他总爱问为什么,而且问题不着边际,我的心就笑了;总厨Frank烧得一手的拿手好菜,总在我们把盘子端出去的时候,赢得顾客们的连声赞叹,又或者当顾客们饱食一顿后,指明必须和厨房里的哥儿们说:“It’s great & delicious!!!”,我的心也跟着欢畅了;还有兰,Mathy,Ariel等等的同事们,都让我充满力量的迎战每一天。。。

当然少不了我们的好邻居,就是隔壁韩国料理餐馆的韩国经理,Tentz,每日必访,并且超爱我们的Double Expresso,每天一杯,和小马哥是哥妹俩。。。最近,对面日本咖啡馆老板的朋友,小眯,总爱往我们咖啡馆里钻,阿姨说:“这小子过去都不到我们这里来,最近怎么都来了,而且都在找你。”说完了以后阿姨就暗暗嘴的笑,别有暗示。小眯过去的公司在我们的小区里,有一次当着我的面批评他的马来西亚同事,还批评马来西亚人的不是,那时他还不知道我是马来西亚人,当他说得口沫横飞的时候,突然话题一转,“嘿,我怎么听着妳好像不像是本地人的口音。”我说:“是啊,我就是你说着的马来西亚人。”他一脸的错愣,无助地看着日本咖啡馆的老板,老板老汤说:“是啊,你怎么说别人坏话的时候也不向我打听一下身旁的人是谁。。。”我和小眯就此结识,从此他三不五时的跑来我们的咖啡馆,我说他喜欢”吹水”,阿姨说是喜吹牛,满嘴的甜腔滑调,有时候阿姨也被他逗得心花怒放起来。。。

关于以上的这些那些都是属于餐馆里的二三事,并无雷同,纯属巧合。


春暖花开

四月 16, 2011

清明后的上海天气依然乍暖还凉。昨天天气一度升温至摄氏28度,焗闷;今天又骤跌至摄氏10度,吹风。

中午,咖啡馆里来了一对父女。父亲面容慈祥,小女孩约莫6岁左右。

父亲点了一份我们的早餐——早安上海,另点了一份希腊沙拉。我问父亲,您是怎样知道我们的咖啡馆?“我的太太到过你们这里来,她叫我带她(小女孩)来。”小女孩在旁说道:“爸爸,爸爸,我不要吃培根,我每次咬不断。。。”父亲问道:“你们这里有别的果酱吗?她不吃黄油。”“爸爸,我要草莓果酱!”我说:“不好意思,我们这里没有草莓果酱,香蕉果酱可以吗?”父亲回答说“可以的呀!”“哪好,我帮您拿一份。”

小女孩吃了一会儿,蹦蹦跳跳跑去坐摇篮,剩下父亲独个儿吃着沙拉,还有女儿吃剩的半片吐司,和培根;风开始吹得有点冷。

在我忙了一会儿,稍有空挡时间,我想起了这一对父女,我的视线开始搜寻他们的身影。。。只见父亲陪着女儿荡摇篮,小女孩飞快地从摇篮里朝父亲怀里扑去,父亲一把住抱了女儿,并在她的小嘴上吻了一下,两父女相视而笑,小女孩双手挂在父亲的脖子上,父亲紧紧地抱着女儿,愉快地离开咖啡馆。。。

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也曾经是父亲怀里的那位小女孩。。。渐长大,为人妻,为人媳妇,暂未为人母。。。

有一次无意中在电视里看到邓丽君的纪录片,邓丽君的大哥说邓丽君从小就非常得到父亲的宠爱,“我爸有个观念,女孩要富着养,男孩要穷着养,因为一旦女儿出嫁后,以后她在夫家有什么样的遭遇,哪我们也做不到什么了。。。”看到这里,我不禁湿了眼眶。。。

这一对父女,让我在乍暖还凉的上海里感受到春暖花开,心里不禁盛开一朵玉兰花。。。

岁月静好

四月 5, 2011

“蒲公英在花朵成熟时,随风飘散,不管落在哪里都能落地开花。我们就如这蒲公英,心底里都藏着一个出离与回归的故事。即使飘得很远,也终会回到土地上。或许就在家门前,或许从此飘去远方,过另一种人生。自己喜欢就好。”——4月号《乐活》杂志

如果说年轻的时候感觉被束缚,它的确来自于外因,但岁数增长后,所有的束缚其实都来自于内心。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常又会以“没有时间”、“不可能”、“实际一点”来自我打发。中国人把漂泊在北京工作的游子称为“北漂”,那么,我和Sam在上海漂泊,哪该被称为“海漂”吧!2009年离开以后,表面上是离开,却真正回到了内心世界。

也许有一天我会把自己扔去青藏高原又或者云南,或者意大利的托斯卡尼,还是欧洲的某个角落,转角不经意处,我在悠悠地雕刻咖啡时光,坚持与自己的内心保持对话。

笑颜如旧但岁月静好。

%d 博主赞过: